Search

「聲音下寨#10」觀後感


文:羅穎綸(Vanissa Law)

音樂系博士生,互動電子音樂專研,母語是音樂。 帶著揮之不去的古典音樂口音,尋找更多表達自已的語言。

兩個作品,一個起師動眾,一個單人獨馬。

陳明志的<電光影裡斬春風>動用台前幕後十多員,除了現場演奏外還有投射、舞蹈、電子道具。

是一個以武術來貫穿的作品,意念來自蒲鋒的評論書《電光影裡斬春風- 一部析武俠片的肌理脈胳》。節目正式開始前劇場裹放著各式許多武俠片的電影原聲帶混音,讓人期待接下來是否會經歴如中國功夫電影的那種磅礴。

序幕由中西樂器合奏及投射影像掀開,所有表演者都在一個相同的面具下演出。當臉看不見,注意力便由個別演奏拉闊至整體。陳明志著重每個段落的顏色對比,他在音樂會後座談中註釋,每個段落的顏色去代表人生的不同階段。雖然我不肯定能否和作曲家於這一點上有感通,但把顏色配對給金木水火土或情緒轉變是個永恆不朽的題材:當水、火和落葉出現,大腦自動地為它們上色。相反地,作品中顏色和聲音的配對卻比較難以觸摸。

下半場的節目是一套完全相反的美學,與上半場強烈地對比。於笑鹿的作品,一個人,一台電腦,一個投影器,演出的時候地上就只有一條連接投影器的線。她的影像是灰階的、抽象的;聲音的設計也和影像很相近,單一但豐富。

這是一個優雅細緻的聲音作品。雖然有影像輔助,但可見藝術家的重心是在聲音設計上。下午綵排的時候問及於笑鹿,作品中的聲音是從那裹採集的,她說:「很多地方。」音樂會上聽過她的作品後,對聲音的來源更好奇,於是在座談中再把這問題問一次,她的回應還是:「很多地方。」是藝術家想對作品的聲音來源保持神秘?

在劇場暗燈前聽到這一句電影對白:『功夫,兩個字,一横一豎;錯的,倒下;對的,站著。』對於功夫這種直接的藝術形態,適用,且不容置疑。可惜聲音藝術太抽象,難分對錯之餘,錯的,不一定倒下;對的,也不一定站起來。

關於「聲音下寨」

聲音演出系列「聲音下寨」由現在音樂(CM)與香港藝術中心合辦,旨在全力推動聲音藝術與當代音樂的實驗。「聲音下寨」充份利用麥高利小劇場親密近距離的演出空間。連結心存好奇的觀眾和富冒險精神的聲音藝術家,一同展開相知相惜的聲音藝術交流。

www.hkac.org.hk

http://contemporarymusiking.com/wordpress/sonic-anchor-archive/

#concertreview

0 views

© 2019 Vanissa Law